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ubbei"><dl id="ubbei"><ruby id="ubbei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trike id="ubbei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

  • <output id="ubbei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li id="ubbei"><s id="ubbei"><strong id="ubbei"></strong></s></li>
          2. 拖延档期、转卖剧本、骗取导演费,中国公司合拍之路还走得下去吗?

            “我们做这个项目就是为了赚钱,那帮中国佬(Chinese folks)会给我们付一大?#26159;!?/p>

            在Das Films一封给其他人的邮件中,这家美国小型制片公司,这么称呼一家要给他们数百万美元的中国公司熙颐影业。

            面对 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 回忆起这些内容时,熙颐影业副总裁范雪铮仍非常愤怒。

            近期,熙颐终于通过洛杉矶仲裁庭赢了Das Films,该司被判在奥兰多·布鲁姆主演电影《极智追击:龙凤劫》合作中的违约行为成立,需赔偿123万美金。

            这只是三年前,众多?#32654;?#22366;项目来中国寻找new money的一个缩影。

            大的合作不消说,万达用230亿把传奇影业买了, 电广传媒 也用15亿美金撬开狮门的大门,复星投资2亿美金入股studio 8,各大公司也和六大有着数亿美金的片单计划。

            对于?#32654;?#22366;的中小公司来说,中国更是梦幻淘金地。

            熙颐影业算是其中的激进者,可惜,投资高达1.8亿人民?#19994;摹?#26497;致追击》,最终国内只斩获1700万票房。

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《长城》滑铁卢,政府对文娱行?#26723;目?#22269;并购政策变动,外汇管制趋紧。

            就在熙颐影?#26723;?#32416;纷案宣判的第二天,美国?#21512;逜MC打算回购控股方万达股票,万达正在?#37027;?#22320;退出。另一边,复星要出售studio 8股份的消息不时传来。

            喧闹之后,只剩一地鸡毛。

            让我们把时针拨回到3年前,龙头华谊欢欢喜喜地宣布跟美国STX达成了一个为期3年不少于18部影片的片单合作。

            在发布会现场,就有媒体呛声,“为何不是与迪斯尼、?#38750;?#31561;大公司?”这让王中军非常生气,当场怼了回去,?#32654;?#22366;为什么要卖给你?#31185;?#20160;么别人的IP要跟你分享?

            是啊,凭什么?

            熙颐影业遭遇了什么?

            熙颐影业在这起跨越两年的制片合作纠纷里的遭遇,是中国中小型公司在?#32654;?#22366;最特殊又典型的缩影。

            纠纷最早爆出于2016年,原告是一家叫Das Films的美国小制片公司,老板是一个叫Sriram Das的印度裔美国人,这家公司创立于2007年,是一家经营制片、编剧和导演的承制公司。之前操盘过罗杰·唐纳森导演、皮尔斯·布鲁斯南主演的《谍影特工》。

            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两年前曾报道过,当时Das Films通过美国媒体散布的说辞是这样的:

            熙颐影业和Das Films在2015年签订了一个合约,计划要拍一部由“精灵王?#21360;?#22885;兰多布鲁姆主演的电影,?#23567;?#26497;智追击:龙凤劫》,剧本由熙颐影业开发,就在Das Films还在为影片谈导演罗杰·唐纳森档期,并且找了编剧重新编写剧本的时候,突然收到了熙颐影业要求解约的邮件,而为了让Das Films出局,熙颐影业CEO韩薇还对外称熙颐影业已经放弃了这部电影,但随后在当年9月开始了电影拍摄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表示,合约中要求熙颐影业付给制作方75万美金的固定报酬,?#32422;?#30005;影上映之后的票房分红和利润分成。熙颐影业在最初制作阶段支付了7.5万美金,之后就没有再支付其他部分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将熙颐影业告上了法庭的理由是,熙颐影业只是想?#25226;啊?#20182;们的经验,而不想支付报酬。2016年正是中国公司蜂?#30331;?#24448;?#32654;?#22366;合作、学?#21834;?#21462;经的红火时期,这样的理由很?#34892;?#26381;力。

            但仲裁结果显示,?#23548;是?#20917;是美国公司Das Films在整个合作过程中,利用信息不对称拖延项目进度,并存在欺骗熙颐索要高昂导演报价,非法转卖熙颐剧本等行为。

            牵扯进这桩纠纷的熙颐影业,是国内近些年在跨国制片领域颇为活跃的公司,在此之前最成功的案例是以出品方身份引进了《血战钢锯岭》,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韩薇,曾供职于华尔街投行,因而拥有一些?#32654;?#22366;的人脉资源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真?#30446;?#20197;帮熙颐搞定导演么?

            熙颐影业副总裁范雪铮?#37038;?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 电话采访时还原了双方这起纠纷的始末,并透露大量细节。

            2015年11月,韩?#26412;?#26379;友介绍与Das在美国电影市场认识,当时,韩?#31508;?#19978;有一个?#23567;?#40857;与凤凰》的剧本开展了很多年,而Das一直想去上海拍电影,于是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合作开发该项目。

            对于这个项目,韩薇希望能?#27426;?#22312;2017年的暑期档。而Das则热情地表示,可以以非常低的片酬,邀请到曾合作过《谍影特工》的导演罗杰·唐纳森执导,双方于当年12月签订了一份协议,由Das负责搞定导演?#32422;?#20854;他融资事宜。

            范雪铮透露,当时双方的协议,就接下来影片的进度做了非常细致的协商,其中就包括要敲定导演合约,并在2016年春季开拍,2017年暑期上映等事宜。

            Das提出导演看过剧本,希望邀请基努·里维斯在国内非常受欢迎的《疾速特攻》的编剧德里克·科尔斯塔来对剧本进行修改。虽然时间紧迫,但导演提出需求,熙颐只?#20040;?#24212;并支付了100万人民?#19994;?#21095;本修?#22982;延謾?

            剧本一改就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。范雪铮认为,新改出来的剧本并不理想,“我个人认为新改出来的剧本比原来的差,因为本身对项目?#34892;?#36259;的演员,在看过新剧本后都委婉拒绝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而更麻烦的是,Das一边假借导演之名施压熙颐影业,一边以各种说辞拖延签订导演的项目合约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之所以看重这个导演,是因为他有过海外制作经验,而不是一直在美国本土拍片。”范雪铮说,在这个过程中,原本承诺可以?#22270;?#36992;请到导演的Das,后来竟然将导演片酬从75万美金涨到了175万美金。尽管翻倍涨了,为了项目进度,熙颐方仍然答应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但直到第二年4月,Das依?#24187;?#26377;搞定导演,这个时候熙颐方终于急了,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上导演,得来的反馈竟是,10月之前,导演都没有档期。已经敲定了吴磊、任达华、昆凌等多位国内演员档期的熙颐骑虎难下,当即决定跟Das解约,与此同时紧急调整方案,更换制片导演编剧,弥补项目损失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以书面的形式,通知过Das,而且把Das违约的地方,累述的非常清楚,Das当时?#35009;?#26377;提出任何的疑议。”范雪铮在采访中回忆

            意外的是,Das在熙颐影业“另起炉灶”在中国开拍时,一纸诉讼将熙颐影业告上法庭,并高调?#37038;芎美?#22366;媒体采访,发表针对熙颐影?#26723;?#36127;面言论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几宗?#38126;?#28041;嫌歧?#21360;?#35784;骗、?#26723;?#20828;售合作剧本  

            范雪铮透露,?#23548;?#19978;,双方的协议里有规定,出于保密?#30446;悸牵?#22914;果产生纠纷只能通过仲裁庭,而不能通过法庭公开起诉,但Das Films却违背了这一条,选择在公开法庭起诉,由此让熙颐面临了一大波舆论压力。

            负面舆论也很快影响到了项目本身,范雪铮透露,因为看到项目不能如期开拍,多位出品方选择只投了一半的钱,后来在国内上映的《极致追击》其实是在预算非常吃紧?#37027;?#20917;下完成的。

            最终,原定2017年暑期档上映的《极致追击?#36153;?#25321;在国庆档上?#24120;?#26368;终这部原本投资高达1.8亿人民?#19994;?#39033;目只有仅仅一千七百万人民币票房。

            缓过神来的熙颐决定对Das Films进行?#27492;擼?#20294;?#21448;?#20844;开法庭表示双方协议里约定了在仲裁庭处理,并未受理?#27492;?#35831;求,于是熙颐转而在仲裁庭进行?#27492;摺?/p>

            在仲裁庭上,《疾速追杀》的编剧德里克·科尔斯塔出庭作证,熙颐方才知道,原来所谓导演希望德里克·科尔斯塔改写剧本的要求,全都是Das自导自演的一出剧,德里克·科尔斯塔从来没有接触过导演。

            而在仲裁庭公开的双方上千封来往邮件中,Das在双方合作中动手脚的更多秘密被曝光。

            首先是,内部邮件显示,在拖延进度的同时,Das背地里还拿着双方开发的剧本找中国公司兜售,“在2016年那时候,正是合拍红火的时候,很多老外手里?#21363;?#30528;一个剧本来找中国money。”范雪铮表示,邮件证据显示,这家公司已经把项目泄露给了其他公司。更有意思的是,范雪铮透露,竟然还真的有中国公司回应,表示?#34892;?#36259;买下这个剧本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Das还在导演?#24310;?#19978;做手脚。仲裁庭上曝光的Das和员工的讨论邮件显示,Das一再抬高唐纳森的导演报价,从75万美元涨到175万美元,?#23548;?#19978;并非导演的诉求,而是Das希望用额外的100万买断唐纳德正在筹备的另外一个项目《谍影特工2》,“等于是拿着我们项目的钱,花在他跟别人的合作项目上。” 范雪铮说。

            据范雪铮介绍,这位Das公司?#23548;?#19978;是一家只有几个人的小制片公司,Das操盘过的电影项目并不多。而仲裁公布的Das跟内部员工的沟通邮件更显示,这位印度裔美国人多次表达对华人傲慢与歧视的态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邮件中,Das Film多次在邮件中使用对华人带有侮辱性的?#35270;鎩?#31216;合作的中方工作人员为Chinese folks(中国佬)、bitches(婊子)等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Das Films还在邮件中声称,“我们做这个项目就是为了赚钱,那帮中国佬会给我们付一大?#26159;!?/p>

            中小公司的?#32654;?#22366;合拍梦是不是要醒了?

            在这个?#24405;?#24403;中,熙颐影业能够最终赢下这场官司,对于国内公司已经是?#20197;?#30340;了,更多的公司,因为复杂的法律程序和高昂的诉讼成本,并不一定最终可以讨回公道。

            熙颐影业创始人韩?#24065;?#20026;有在华尔街工作的背景,熟稔?#32654;?#22366;的游戏规则,?#20204;?#36973;遇了如此耗时耗力的纠纷,最终因为创作团队的更换,导致投资人投资减半,影响项目质量,使得最终票房不理想。范雪铮透露,Das Films最初其实还承诺要引进一笔印度投资,但最终?#35009;?#26377;落实。

            从逻辑上讲,国内很多以批片生意进入电影行?#26723;?#20013;小型公司,想要进入内容制作上游是?#26723;?#36890;的发展路径。 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 之前在戛纳采?#38376;?#29255;买家?#26412;头?#29616;,在批片市场?#38126;?#26368;顶级的买家是介入内容上游,在一个电影项目最初期,就跟制片公司达成协议,以投资的方式拿到影片的全球?#25214;?#26435;或者中国发行权。

            但如果这个项目,从剧本开始就是由中国片方全权主导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灵验了,中国人做合拍片,往往更加看重外方的加入,对中国本地票房的?#26144;鄭?#32780;非看中全球票房。这一点会在本质上将双方的合作地位的距离拉大。中国人当老板,外国人只是?#21019;?#24037;,当这种理念根植在合作伊始,矛盾早晚会爆发。

            暑期档《巨齿鲨》的成功曾让业内人看到了合拍片?#37027;?#26223;,但熙颐纠纷案也?#24471;鰨?#23545;于中小型公司来说,创作人脉、投资资本、市场前景等方方面面都是横亘在面前的大山。

            在美国负责中国影片海外发行的行内人告诉娱乐资本论,?#23548;?#19978;,中国公司跟?#32654;?#22366;做合拍片的风潮?#21360;?#38271;城》之后就开始冷却下来了,除了资本退?#20445;?#22269;家在政策上?#24067;?#24378;了外汇管制。

            大资本折戟?#32654;?#22366;之后,还拥?#26143;?#22823;?#30446;?#21387;能力,休整之后可以调转头来,而对于那些把合拍当作主营业务的中小型公司来说,可能就面临生?#26469;?#20129;的问题了。

            (钢蹦对此文亦有贡献)

            我来?#20848;妇?/h5> 登录后评论

            已发表评论数()

            相关站点

            +订阅
            热门文章
           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