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ubbei"><dl id="ubbei"><ruby id="ubbei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trike id="ubbei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

  • <output id="ubbei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li id="ubbei"><s id="ubbei"><strong id="ubbei"></strong></s></li>
          2. 拖延檔期、轉賣劇本、騙取導演費,中國公司合拍之路還走得下去嗎?

            “我們做這個項目就是為了賺錢,那幫中國佬(Chinese folks)會給我們付一大筆錢。”

            在Das Films一封給其他人的郵件中,這家美國小型制片公司,這么稱呼一家要給他們數百萬美元的中國公司熙頤影業。

            面對 娛樂資本論(ID:yulezibenlun) 回憶起這些內容時,熙頤影業副總裁范雪錚仍非常憤怒。

            近期,熙頤終于通過洛杉磯仲裁庭贏了Das Films,該司被判在奧蘭多·布魯姆主演電影《極智追擊:龍鳳劫》合作中的違約行為成立,需賠償123萬美金。

            這只是三年前,眾多好萊塢項目來中國尋找new money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      大的合作不消說,萬達用230億把傳奇影業買了, 電廣傳媒 也用15億美金撬開獅門的大門,復星投資2億美金入股studio 8,各大公司也和六大有著數億美金的片單計劃。

            對于好萊塢的中小公司來說,中國更是夢幻淘金地。

            熙頤影業算是其中的激進者,可惜,投資高達1.8億人民幣的《極致追擊》,最終國內只斬獲1700萬票房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《長城》滑鐵盧,政府對文娛行業的跨國并購政策變動,外匯管制趨緊。

            就在熙頤影業的糾紛案宣判的第二天,美國院線AMC打算回購控股方萬達股票,萬達正在悄悄地退出。另一邊,復星要出售studio 8股份的消息不時傳來。

            喧鬧之后,只剩一地雞毛。

            讓我們把時針撥回到3年前,龍頭華誼歡歡喜喜地宣布跟美國STX達成了一個為期3年不少于18部影片的片單合作。

            在發布會現場,就有媒體嗆聲,“為何不是與迪斯尼、環球等大公司?”這讓王中軍非常生氣,當場懟了回去,好萊塢為什么要賣給你?憑什么別人的IP要跟你分享?

            是啊,憑什么?

            熙頤影業遭遇了什么?

            熙頤影業在這起跨越兩年的制片合作糾紛里的遭遇,是中國中小型公司在好萊塢最特殊又典型的縮影。

            糾紛最早爆出于2016年,原告是一家叫Das Films的美國小制片公司,老板是一個叫Sriram Das的印度裔美國人,這家公司創立于2007年,是一家經營制片、編劇和導演的承制公司。之前操盤過羅杰·唐納森導演、皮爾斯·布魯斯南主演的《諜影特工》。

            娛樂資本論(ID:yulezibenlun)兩年前曾報道過,當時Das Films通過美國媒體散布的說辭是這樣的:

            熙頤影業和Das Films在2015年簽訂了一個合約,計劃要拍一部由“精靈王子”奧蘭多布魯姆主演的電影,叫《極智追擊:龍鳳劫》,劇本由熙頤影業開發,就在Das Films還在為影片談導演羅杰·唐納森檔期,并且找了編劇重新編寫劇本的時候,突然收到了熙頤影業要求解約的郵件,而為了讓Das Films出局,熙頤影業CEO韓薇還對外稱熙頤影業已經放棄了這部電影,但隨后在當年9月開始了電影拍攝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表示,合約中要求熙頤影業付給制作方75萬美金的固定報酬,以及電影上映之后的票房分紅和利潤分成。熙頤影業在最初制作階段支付了7.5萬美金,之后就沒有再支付其他部分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將熙頤影業告上了法庭的理由是,熙頤影業只是想“學習”他們的經驗,而不想支付報酬。2016年正是中國公司蜂擁前往好萊塢合作、學習、取經的紅火時期,這樣的理由很有信服力。

            但仲裁結果顯示,實際情況是美國公司Das Films在整個合作過程中,利用信息不對稱拖延項目進度,并存在欺騙熙頤索要高昂導演報價,非法轉賣熙頤劇本等行為。

            牽扯進這樁糾紛的熙頤影業,是國內近些年在跨國制片領域頗為活躍的公司,在此之前最成功的案例是以出品方身份引進了《血戰鋼鋸嶺》,這家公司的創始人韓薇,曾供職于華爾街投行,因而擁有一些好萊塢的人脈資源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真的可以幫熙頤搞定導演么?

            熙頤影業副總裁范雪錚接受 娛樂資本論(ID:yulezibenlun) 電話采訪時還原了雙方這起糾紛的始末,并透露大量細節。

            2015年11月,韓薇經朋友介紹與Das在美國電影市場認識,當時,韓薇手上有一個叫《龍與鳳凰》的劇本開展了很多年,而Das一直想去上海拍電影,于是兩人一拍即合,決定合作開發該項目。

            對于這個項目,韓薇希望能夠定在2017年的暑期檔。而Das則熱情地表示,可以以非常低的片酬,邀請到曾合作過《諜影特工》的導演羅杰·唐納森執導,雙方于當年12月簽訂了一份協議,由Das負責搞定導演以及其他融資事宜。

            范雪錚透露,當時雙方的協議,就接下來影片的進度做了非常細致的協商,其中就包括要敲定導演合約,并在2016年春季開拍,2017年暑期上映等事宜。

            Das提出導演看過劇本,希望邀請基努·里維斯在國內非常受歡迎的《疾速特攻》的編劇德里克·科爾斯塔來對劇本進行修改。雖然時間緊迫,但導演提出需求,熙頤只好答應并支付了100萬人民幣的劇本修改費用。

            劇本一改就改了兩個多月的時間。范雪錚認為,新改出來的劇本并不理想,“我個人認為新改出來的劇本比原來的差,因為本身對項目感興趣的演員,在看過新劇本后都委婉拒絕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而更麻煩的是,Das一邊假借導演之名施壓熙頤影業,一邊以各種說辭拖延簽訂導演的項目合約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之所以看重這個導演,是因為他有過海外制作經驗,而不是一直在美國本土拍片。”范雪錚說,在這個過程中,原本承諾可以低價邀請到導演的Das,后來竟然將導演片酬從75萬美金漲到了175萬美金。盡管翻倍漲了,為了項目進度,熙頤方仍然答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但直到第二年4月,Das依然沒有搞定導演,這個時候熙頤方終于急了,通過各種方式聯系上導演,得來的反饋竟是,10月之前,導演都沒有檔期。已經敲定了吳磊、任達華、昆凌等多位國內演員檔期的熙頤騎虎難下,當即決定跟Das解約,與此同時緊急調整方案,更換制片導演編劇,彌補項目損失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以書面的形式,通知過Das,而且把Das違約的地方,累述的非常清楚,Das當時也沒有提出任何的疑議。”范雪錚在采訪中回憶

            意外的是,Das在熙頤影業“另起爐灶”在中國開拍時,一紙訴訟將熙頤影業告上法庭,并高調接受好萊塢媒體采訪,發表針對熙頤影業的負面言論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幾宗罪:涉嫌歧視、詐騙、暗地兜售合作劇本  

            范雪錚透露,實際上,雙方的協議里有規定,出于保密的考慮,如果產生糾紛只能通過仲裁庭,而不能通過法庭公開起訴,但Das Films卻違背了這一條,選擇在公開法庭起訴,由此讓熙頤面臨了一大波輿論壓力。

            負面輿論也很快影響到了項目本身,范雪錚透露,因為看到項目不能如期開拍,多位出品方選擇只投了一半的錢,后來在國內上映的《極致追擊》其實是在預算非常吃緊的情況下完成的。

            最終,原定2017年暑期檔上映的《極致追擊》選擇在國慶檔上映,最終這部原本投資高達1.8億人民幣的項目只有僅僅一千七百萬人民幣票房。

            緩過神來的熙頤決定對Das Films進行反訴,但加州公開法庭表示雙方協議里約定了在仲裁庭處理,并未受理反訴請求,于是熙頤轉而在仲裁庭進行反訴。

            在仲裁庭上,《疾速追殺》的編劇德里克·科爾斯塔出庭作證,熙頤方才知道,原來所謂導演希望德里克·科爾斯塔改寫劇本的要求,全都是Das自導自演的一出劇,德里克·科爾斯塔從來沒有接觸過導演。

            而在仲裁庭公開的雙方上千封來往郵件中,Das在雙方合作中動手腳的更多秘密被曝光。

            首先是,內部郵件顯示,在拖延進度的同時,Das背地里還拿著雙方開發的劇本找中國公司兜售,“在2016年那時候,正是合拍紅火的時候,很多老外手里都揣著一個劇本來找中國money。”范雪錚表示,郵件證據顯示,這家公司已經把項目泄露給了其他公司。更有意思的是,范雪錚透露,竟然還真的有中國公司回應,表示感興趣買下這個劇本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Das還在導演費用上做手腳。仲裁庭上曝光的Das和員工的討論郵件顯示,Das一再抬高唐納森的導演報價,從75萬美元漲到175萬美元,實際上并非導演的訴求,而是Das希望用額外的100萬買斷唐納德正在籌備的另外一個項目《諜影特工2》,“等于是拿著我們項目的錢,花在他跟別人的合作項目上。” 范雪錚說。

            據范雪錚介紹,這位Das公司實際上是一家只有幾個人的小制片公司,Das操盤過的電影項目并不多。而仲裁公布的Das跟內部員工的溝通郵件更顯示,這位印度裔美國人多次表達對華人傲慢與歧視的態度。

            郵件中,Das Film多次在郵件中使用對華人帶有侮辱性的詞語。稱合作的中方工作人員為Chinese folks(中國佬)、bitches(婊子)等等。

            Das Films還在郵件中聲稱,“我們做這個項目就是為了賺錢,那幫中國佬會給我們付一大筆錢。”

            中小公司的好萊塢合拍夢是不是要醒了?

            在這個事件當中,熙頤影業能夠最終贏下這場官司,對于國內公司已經是幸運的了,更多的公司,因為復雜的法律程序和高昂的訴訟成本,并不一定最終可以討回公道。

            熙頤影業創始人韓薇因為有在華爾街工作的背景,熟稔好萊塢的游戲規則,姑且遭遇了如此耗時耗力的糾紛,最終因為創作團隊的更換,導致投資人投資減半,影響項目質量,使得最終票房不理想。范雪錚透露,Das Films最初其實還承諾要引進一筆印度投資,但最終也沒有落實。

            從邏輯上講,國內很多以批片生意進入電影行業的中小型公司,想要進入內容制作上游是說得通的發展路徑。 娛樂資本論(ID:yulezibenlun) 之前在戛納采訪批片買家時就發現,在批片市場里,最頂級的買家是介入內容上游,在一個電影項目最初期,就跟制片公司達成協議,以投資的方式拿到影片的全球收益權或者中國發行權。

            但如果這個項目,從劇本開始就是由中國片方全權主導看起來就不是那么靈驗了,中國人做合拍片,往往更加看重外方的加入,對中國本地票房的加持,而非看中全球票房。這一點會在本質上將雙方的合作地位的距離拉大。中國人當老板,外國人只是來打工,當這種理念根植在合作伊始,矛盾早晚會爆發。

            暑期檔《巨齒鯊》的成功曾讓業內人看到了合拍片的前景,但熙頤糾紛案也說明,對于中小型公司來說,創作人脈、投資資本、市場前景等方方面面都是橫亙在面前的大山。

            在美國負責中國影片海外發行的行內人告訴娛樂資本論,實際上,中國公司跟好萊塢做合拍片的風潮從《長城》之后就開始冷卻下來了,除了資本退潮,國家在政策上也加強了外匯管制。

            大資本折戟好萊塢之后,還擁有強大的抗壓能力,休整之后可以調轉頭來,而對于那些把合拍當作主營業務的中小型公司來說,可能就面臨生死存亡的問題了。

            (鋼蹦對此文亦有貢獻)

            我來評幾句
            登錄后評論

            已發表評論數()

            相關站點

            +訂閱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