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ubbei"><dl id="ubbei"><ruby id="ubbei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trike id="ubbei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

  • <output id="ubbei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li id="ubbei"><s id="ubbei"><strong id="ubbei"></strong></s></li>
          2. 拉卡拉再次冲刺IPO:一波三折上市路,这次能否成功?

            屡次上市计划流产之后,拉卡拉再一次对?#26102;?#24066;场发起冲击。

            3月12日晚间,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拉卡拉?#20445;?#22312;证监会网站披露了更新的招股书。

            卡拉卡前身是2005年时由有道创投、孙陶然、雷军共同出资创立的乾坤时代,招股书显示,目前公司股东中除了联想控股为第一大股东外,还有太平人寿、大地财险、民航创投?#28982;?#26500;。但公司目前无实际控制人。

            根据招股说明书,卡拉卡近两年业绩增长迅速。2018年拉卡拉营业收入达到56.79亿元,净利润6.06亿元。相较于前两年有较大的增长,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27.85亿元,净利润4.64亿元;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约25.60亿元,净利润3.26亿元。

            另外,拉卡拉也保持着较好的现金流。根据招股书显示,2016-2018年,拉卡拉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分别为2.24亿元、5.54亿元和6.22亿元,近两年来与净利润的比?#31034;?#20445;持在100%以上。

            此外,招股书显示,收单业务已成为其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,2018年度,收单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已达89.29%。

            拉卡拉股权结构

            收单业务占营收近九成,被指业务单一

            从营收构成看,拉卡拉收入分为收单业务、个人支付业务、增?#21040;?#34701;业务?#32422;?#31215;分购业务。其中,主要收入来源是收单业务。

            所谓收单业务,是指收单机构与特约商户签订银行卡受理协议,在特约商户按约定受理银行卡并与持卡人达成交易后,为特约商户提供交易资金结算服务。收单机构通过向商户收取?#20013;?#36153;获得收益。

            在这份招股书中,拉卡拉表示其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,签约商户主要包括商超、便利店等行业、遍布全国三十余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。收单业务营收占比近九成。

            收单业务占营业收入最大比重

            因此,从营收结构来看,拉卡拉过于依赖收单业务太过单一,这也并非一件好事。

            相对而言,个人支付业务有所下滑。据招股书显示:“2014年开始,以支付宝、微信为代表的新兴移动APP支付方式改变了用户遗忘实现支付的接入方式,传统的支付介?#26102;?#26032;型支付方式所替代,受此影响,2015年以来,发行人个人支付业务收入有一定程度的下滑。”

            在此背景之下,拉卡拉开始发展代收付业务,其中代收交易主主要应用场景包括?#21046;?#36824;贷、保险扣款、集团资金归集、公共事业扣款、学校收费等等;代付业务主要场景包括代付工资、贷款资金发放等。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监管政策是拉卡拉业务尤其是收单业务的重要风险点。2018年12月?#20004;瘢?#38024;对收单业务,拉卡拉已经接连受到两次行政处罚,共罚款9.2万元。

            2018年12月24日,中国人民银行武汉?#20013;邢路ⅰ?#34892;政处罚决定书?#32602;?#35748;定拉卡拉湖北分公司存在对商户实名制管理不到位等情况,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的相关规定,对拉卡拉湖北分公司处以5.2万元罚款;
            2019年1月16日,中国人民银行南京?#20013;邢路ⅰ?#34892;政处罚决定书?#32602;?#35748;定拉卡拉江苏分公司存在商户?#24067;?#19981;到位等情况,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的相关规定,对拉卡拉江苏分公司处以4万元罚款。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坎坷上市路

            多年来,拉卡拉的“上市之路”走的并不平坦。

            早在2015年3月,孙陶然曾表示,“我们两年前曾有去海外上市的念?#32602;?#20294;毕竟拉卡拉业务都在中国,根在中国,发展也是在中国,因此拉卡拉未来肯定是在中国上市,拉卡拉未来一定走向A股市场。”

            2016年,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曾公告称,拟收购拉卡拉100%股权,整体作价110亿,实施“旅游+第三方支付服务”战略。同时,拟向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等10名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?#25216;?#37197;套资金不超过55亿元。交易完成后,孙陶然等成为西藏旅游实际控制人。

            彼时,拉卡拉110亿元的资产评估值达到西藏旅游资产总规模的近乎6倍,这一反差鲜明的蛇吞象举动加剧了市场上对其借壳上市的质疑。

            上交所随后?#36335;?#38382;询函,询问是否构成“借壳”等问题。西藏旅游方面则回复公告称,由于本次交易方案公告后证券市场环?#22330;?#25919;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,各方无法达成符合变化情况的交易方案,各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交易。

            这次借壳上市的尝试随之宣告“流产”。

            2016年10月,拉卡拉正式改制为控股集团,为了满足监管需要,拉卡拉将架构分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及考拉金服集团。再次为冲击?#26102;?#24066;场做准备。

            2017年3月,证监会官网首次披露了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说明书,目标登陆深交所创业板。

            2017年9月,证监会公布IPO中?#32929;?#26597;名单中,拉卡拉赫然在?#26657;?#21407;因是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。据了解,彼时中止细节是因为此前负责拉卡拉IPO的?#26032;?#24459;师事务所签?#33268;?#24072;离职,律所更换了签?#33268;?#24072;,需要履行相关?#20013;?#21518;再?#25351;?#23457;核程序。

            直至2018年3月22日,证监会更新的审核?#21050;?#20225;业基本信息情况表中,拉卡拉审核?#21050;?#20026;“已反馈?#20445;?#22312;深交所创业板IPO?#28216;?#20013;排名58位。整整一年之后,拉卡拉的最新版招股书终于重新展示到投资者面前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,作者/蔡鹏程)

          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            我来评几句
            登录后评论

            已发表评论数()

            相关站点

            +订阅
            热门文章
           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