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ubbei"><dl id="ubbei"><ruby id="ubbei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trike id="ubbei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

  • <output id="ubbei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li id="ubbei"><s id="ubbei"><strong id="ubbei"></strong></s></li>
          2. 拉卡拉再次沖刺IPO:一波三折上市路,這次能否成功?

            屢次上市計劃流產之后,拉卡拉再一次對資本市場發起沖擊。

            3月12日晚間,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拉卡拉”)在證監會網站披露了更新的招股書。

            卡拉卡前身是2005年時由有道創投、孫陶然、雷軍共同出資創立的乾坤時代,招股書顯示,目前公司股東中除了聯想控股為第一大股東外,還有太平人壽、大地財險、民航創投等機構。但公司目前無實際控制人。

            根據招股說明書,卡拉卡近兩年業績增長迅速。2018年拉卡拉營業收入達到56.79億元,凈利潤6.06億元。相較于前兩年有較大的增長,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27.85億元,凈利潤4.64億元;2016年公司營業收入約25.60億元,凈利潤3.26億元。

            另外,拉卡拉也保持著較好的現金流。根據招股書顯示,2016-2018年,拉卡拉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凈流入分別為2.24億元、5.54億元和6.22億元,近兩年來與凈利潤的比率均保持在100%以上。

            此外,招股書顯示,收單業務已成為其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,2018年度,收單業務的營業收入占比已達89.29%。

            拉卡拉股權結構

            收單業務占營收近九成,被指業務單一

            從營收構成看,拉卡拉收入分為收單業務、個人支付業務、增值金融業務以及積分購業務。其中,主要收入來源是收單業務。

            所謂收單業務,是指收單機構與特約商戶簽訂銀行卡受理協議,在特約商戶按約定受理銀行卡并與持卡人達成交易后,為特約商戶提供交易資金結算服務。收單機構通過向商戶收取手續費獲得收益。

            在這份招股書中,拉卡拉表示其POS機具及掃碼受理產品累計覆蓋商戶超過1900萬家,簽約商戶主要包括商超、便利店等行業、遍布全國三十余個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。收單業務營收占比近九成。

            收單業務占營業收入最大比重

            因此,從營收結構來看,拉卡拉過于依賴收單業務太過單一,這也并非一件好事。

            相對而言,個人支付業務有所下滑。據招股書顯示:“2014年開始,以支付寶、微信為代表的新興移動APP支付方式改變了用戶遺忘實現支付的接入方式,傳統的支付介質被新型支付方式所替代,受此影響,2015年以來,發行人個人支付業務收入有一定程度的下滑。”

            在此背景之下,拉卡拉開始發展代收付業務,其中代收交易主主要應用場景包括分期還貸、保險扣款、集團資金歸集、公共事業扣款、學校收費等等;代付業務主要場景包括代付工資、貸款資金發放等。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監管政策是拉卡拉業務尤其是收單業務的重要風險點。2018年12月至今,針對收單業務,拉卡拉已經接連受到兩次行政處罰,共罰款9.2萬元。

            2018年12月24日,中國人民銀行武漢分行下發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,認定拉卡拉湖北分公司存在對商戶實名制管理不到位等情況,違反了銀行卡收單業務的相關規定,對拉卡拉湖北分公司處以5.2萬元罰款;
            2019年1月16日,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下發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,認定拉卡拉江蘇分公司存在商戶巡檢不到位等情況,違反了銀行卡收單業務的相關規定,對拉卡拉江蘇分公司處以4萬元罰款。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坎坷上市路

            多年來,拉卡拉的“上市之路”走的并不平坦。

            早在2015年3月,孫陶然曾表示,“我們兩年前曾有去海外上市的念頭,但畢竟拉卡拉業務都在中國,根在中國,發展也是在中國,因此拉卡拉未來肯定是在中國上市,拉卡拉未來一定走向A股市場。”

            2016年,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曾公告稱,擬收購拉卡拉100%股權,整體作價110億,實施“旅游+第三方支付服務”戰略。同時,擬向拉卡拉創始人孫陶然等10名對象非公開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不超過55億元。交易完成后,孫陶然等成為西藏旅游實際控制人。

            彼時,拉卡拉110億元的資產評估值達到西藏旅游資產總規模的近乎6倍,這一反差鮮明的蛇吞象舉動加劇了市場上對其借殼上市的質疑。

            上交所隨后下發問詢函,詢問是否構成“借殼”等問題。西藏旅游方面則回復公告稱,由于本次交易方案公告后證券市場環境、政策等客觀情況發生了較大變化,各方無法達成符合變化情況的交易方案,各方協商一致決定終止本次交易。

            這次借殼上市的嘗試隨之宣告“流產”。

            2016年10月,拉卡拉正式改制為控股集團,為了滿足監管需要,拉卡拉將架構分拆為拉卡拉支付集團及考拉金服集團。再次為沖擊資本市場做準備。

            2017年3月,證監會官網首次披露了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說明書,目標登陸深交所創業板。

            2017年9月,證監會公布IPO中止審查名單中,拉卡拉赫然在列,原因是申請文件不齊備等導致審核程序無法繼續。據了解,彼時中止細節是因為此前負責拉卡拉IPO的中倫律師事務所簽字律師離職,律所更換了簽字律師,需要履行相關手續后再恢復審核程序。

            直至2018年3月22日,證監會更新的審核狀態企業基本信息情況表中,拉卡拉審核狀態為“已反饋”,在深交所創業板IPO隊伍中排名58位。整整一年之后,拉卡拉的最新版招股書終于重新展示到投資者面前。(本文首發鈦媒體,作者/蔡鵬程)

      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鈦媒體微信號(ID:taimeiti),或者下載鈦媒體App

            我來評幾句
            登錄后評論

            已發表評論數()

            相關站點

            +訂閱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