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ubbei"><dl id="ubbei"><ruby id="ubbei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trike id="ubbei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

  • <output id="ubbei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li id="ubbei"><s id="ubbei"><strong id="ubbei"></strong></s></li>
          2. BAT霸市、獨角獸兩難、小公司將死:人工智能如何打破僵局?

            本文來自全天候科技,閱讀更多請登陸www.awtmt.com或華爾街見聞APP。

            作者| 馬程  編輯| 安心

            9月已經秋高氣爽,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依然熱火朝天。

            在9月17日開幕的這場大會,盡管大會匯集了包括亞馬遜、微軟、谷歌國外三巨頭,商湯、曠世等AI獨角獸公司,但輿論的焦點似乎還是集中在阿里巴巴、騰訊和百度三家巨頭的掌舵者身上。

            在主題演講中,馬云中大談人工智能在未來三十年對傳統制造業的改變。馬化騰再次強調,人工智能是“大社交”時代鏈接人與物、人與服務的百億市場的重要基礎。而李彥宏則認為,AI時代已經全面到來,“未來沒有任何一家企業可以宣稱自己和AI沒有關系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BAT全面擁抱 AI,對其它人工智能領域的從業者來說,喜憂參半。

            驚喜的是,BAT帶動了整個人工智能行業的風口。2017年,人工智能領域異軍突起,成為最受資本關注的大方向,這一賽道也同時出現了近十家獨角獸公司。

            “中國人工智能創業公司占全球9%,但拿到全球48%的融資,超過了美國排名第一。”昆仲資本創始人合伙人姚海波提到。

            然而到了2018年,憂從中來,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開始呈現兩極分化:一面是錢荒,募資難、機構缺錢。另一面卻是BAT、軟銀等大的投資機構,正在不斷為獨角獸輸血,商湯、曠視、地平線等公司不斷刷新著融資記錄。

            德同資本合伙人陸宏宇認為,從長遠來看,相比其它行業,人工智能的變現滯后,尤其是現在募資難的環境下,要募集一個人工智能基金,可能意味著很難回收成本。

            這背后原因是,好標的太少,資本快速涌向頭部公司。這種趨勢下,馬太效應開始顯現。大量中小型AI創業公司面臨融不到錢、熬不過冬的窘境。AI獨角獸們雖然不缺資本追捧,但技術焦慮、落地場景的局限和變現困難,也讓他們坐立不安。一些獨角獸選擇站隊BAT,以求獲得更多生存空間;也有AI獨角獸拿著從BAT或VC融到的資金頻繁投資,布局垂直行業,向平臺轉型。那些還在BAT圍城外的AI獨角獸還在做與BAT的奮力抗爭。

           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2017年底接受采訪時曾提到,未來3~5年是人工智能最關鍵的格局確定窗口期。在這3~5年,誰能讓人工智能應用真正形成規模、讓應用落地,誰就能在未來智能產業中占領先機。但目前看來,留給AI創業公司的時間可能沒有那么長。

            出門問問的總部位于北京中關村,會客室被打造成了一個家居生活場景。與來訪者對話的過程中,李志飛會隨手從桌子上那起一款智能音箱、耳機或是手表,現場演示。

            2017年底,出門問問研發了自有品牌的智能音箱,但那時,智能音箱領域已經是一片紅海。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的報告顯示,2018年Q1,中國市場一共賣出近180萬臺智能音箱,其中110萬臺來自阿里巴巴,接近60萬臺來自小米;在全球范圍內,他們的銷量僅次于谷歌和亞馬遜,分別位列第三和第四位。天貓精靈和小米音箱售價分別為499元和299元。而出門問問這款Tichome智能音箱定價為14000元左右,在國內總銷量占比遠不到1%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不會降價,也降不起。”李志飛提到,“當補貼成為游戲規則,我們作為上游的算法商幾乎沒有競爭力,淪為渠道的打工者。”

            李志飛和團隊只能另辟蹊徑,在B端尋找機會。2017年,出門問問和臺灣遠傳電信達成合作,共同推出了“遠程問問”智能音箱,為臺灣本地的語言習慣做了語音配適。同時,出門問問也與合作方自如、綠地集團、華潤置地等嘗試在智能音箱的落地,解決顧客不同場景下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今年,出門問問相繼推出了智能耳機、新款智能手表TicWatch2 等可穿戴領域的新產品,在京東、亞馬遜等平臺上獲得了不錯的銷量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的粉絲叫T粉,他們會經常在群里討論最新的產品。我也會經常翻看留言”李志飛提到,“做技術出身,對產品想得不夠周全,看了他們的建議,我們才會想到,比如要提高手表防水性能、耳機盒子等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但相比米粉、果粉,T粉這個群體仍然非常小,多以一、二線城市的極客群體為主,相比之下在海外市場更受歡迎。今年7月,出門問問的新款智能手表TicWatch2在亞馬遜Prime Day(會員日)創下了穿戴類硬件銷量的第一名。“歐美的很多年輕人會更關注產品的設計和性能,而不會過多關注品牌。” 李志飛說。

            李志飛強調,出門問問從創辦以來,一直把重心放在C端。但國內的現實是C端產品或服務需要C端大數據作為基礎,這些大數據主要掌握在BAT、京東、新浪等互聯網頭部企業,因此,爆款產品主要產自于BAT、小米等巨頭。對于初創的人工智能公司而言,進入C端的壁壘更高,起步愈加艱難。

            智能音箱的爭奪,只是BAT等大型互聯網公司搶占人工智能公司發展空間的一個特例,更多的爭奪聚焦在B端。

            百度是BAT巨頭中最先入場人工智能的公司,2012年,百度就已成立深度研究院,發布了語音產品,2013年開放平臺已經上線,并于2016年全面轉向人工智能。騰訊入局最晚,但發展迅速。馬化騰曾公開表示,人工智能已站風口,公司內部已有超過4個團隊在進行AI研發。這讓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的創業公司,甚至獨角獸,都面臨著強競爭。

            2017年12月,百度宣布語音技術全系列永久免費,并很快宣布與與美國芯片研發商高通等知名企業展開合作。AI免費戰升級,這對科大訊飛、出門問問、云知聲等獨角獸企業打擊巨大。

            語音識別領域的“老大”科大訊飛在過去幾年發展飛速,尤其在產品落地上號稱成果顯著,市值一度上升至千億元。僅 2017年上半年,科大訊飛簽約渠道數就從70多個爆增到200多個。2017年10月,科大訊飛首次舉辦開發者大會,宣布斥資10.24億元,建立基金扶持開發者,以加速構建自己的業務生態。

            但這些努力,在百度的開放政策下,顯得很難招架。2017年底,據AI財經社報道,國內一家排名前五的手機企業,由科大訊飛轉投百度,決定在其旗艦機上接入百度的免費語音技術,這直接導致科大訊飛丟失2億美元的訂單。

              圖片來源:零鏡網

            科大訊飛也曾經和百度、騰訊合作密切。2010年,騰訊QQ、高德、攜程等,都曾是科大訊飛的客戶,來自BAT的訂單曾是科大訊飛快速發展的強大動力。但在2017年底的一次交流會上,科大訊飛提到,公司過去三年來自于BAT的收入,占比平均僅有0.2%。作為對策,科大訊飛開始布局直面消費者的C端業務,但科大訊飛的資源和經驗都難及對手,商業模式面臨挑戰。

            因此,不少人工智能的獨角獸,選擇引入BAT以及谷歌等投資,不僅可以在技術和落地上避免直接競爭,還可以在落地場景上獲得更多支持,比如阿里的新零售,騰訊的游戲、社交等。

            以計算機視覺領域為例,國內目前已經出現四只獨角獸:商湯科技、曠視科技、云從科技和依圖科技,并且四家都在進行融資競賽。這四家公司中,商湯、曠視和依圖科技都拿到了阿里系的投資。

            曠視科技Face++在2017年10月獲得C輪4.6億美元融資,投資方包括國中國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(下稱“國風投”)以及螞蟻金服。

            曠視科技Face++總裁付英波提到,這輪融資對曠視科技來說不僅是資金的投入,更是資源加持。國風投的政府背景對于安防領域的應用能起到關鍵作用,螞蟻金服能夠幫助公司在金融領域獲得更好的資源。

            曠視科技和阿里的合作由來已久。2015年,3月16日的德國漢諾威IT博覽會上,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馬云親自演示了“刷臉”支付,背后技術提供方就是曠視科技。2017年,曠視科技在新金融領域的業務營收占到其總營收的40%。

            想要在BAT之外獨立發展,除了需要其它資本的支持,還需要更多自我堅持。以創建于2015年的人工智能公司——地平線(Horizon Robotics)為例,其創始成員大多來自百度研究院,但他們在初創時卻沒有拿百度的投資。

            在A+輪豪華的投資陣容中,投資方幾乎涵蓋了人工智能賽道的知名VC——高瓴資本、晨興資本、紅杉資本、金沙江創投等,還包括了英特爾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站隊BAT,包括很快要結束的B輪數億美元融資。”地平線CMO陸群對全天候科技提到。地平線依靠AI芯片領域的積累,擁有無人駕駛系統以及芯片攝像機等成熟的產品。和李志飛類似,陸曉明認為,要把眼界放到廣泛的國際市場,尋找更合適的合作方落地。

            “C輪融資會優先考慮汽車領域的投資方,這源于我們在無人駕駛方向的核心技術。”陸曉明說。

            不可避免的是,地平線今后也很可能面臨BAT在無人駕駛領域的競爭。

            “BAT的加入,讓AI領域的競爭更加復雜化。” 姚海波提到,“中美人工智能最大的區別就是,宏觀上美國不談論AI頭部公司,更傾向做生態系統,在生態系統找到自己的位置,而不是做頭部公司,集齊所有資源。”

            國內獨特的人工智能生存環境,正讓越來越多的公司陷入在“站隊”和“獨立”的兩難境地。

            “目前計算機視覺為核心技術的這幾大企業,在技術和落地場景上差距不大。我們都是面對面在廝殺。”曠視科技總裁付英波對全天候科技提到。

            騰訊高級副總裁湯道生也提到,“前兩年還經常看到各家公司說‘我們的某項能力達到了96.88%,又提升了一個百分點’,現在這種聲音慢慢變少,人工智能已經進入到場景化深度發展期。”

            安防是目前大多數公司營收占比較高的一個賽道,僅次于新金融領域的應用。這很大程度上源于各地政府在安防、智慧城市等領域的巨大投入。但這種城市數量有限,無論是曠視、商湯還是依圖都在快速跑馬圈地。

            在安防領域,上市公司大華股份(002236)和海康威視(002415)等傳統安防設備供應商已經耕耘多年,占據了超過30%的安防市場,他們具有相對成熟的渠道和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  人工智能公司在安防領域的優勢在于技術,通過開發具備人臉識別功能的系統、芯片以及攝像機等軟件和硬件,突破昏暗、雪霧天氣等條件的束縛,從而更精準鎖定罪犯。

            但傳統安防公司也在迎頭趕上。2017,海康威視發布了一套深眸系列的攝像機。“最初海康選擇與商湯科技進行合作,但最近兩年,他們愿意把更多資金投入到研發中。”一位接近曠視科技的工作人員提到。傳統公司也開始搭建自己的人工智能團隊。

            人工智能企業面臨的是更困難的推廣環境和不熟悉的渠道。“深入到三、四線以下的城鎮時,創業公司很難說話。小地方的政府有自己的一套玩法,技術出身的人,打進去太難了。”有AI創業公司負責人提到。

            今年4月,在全國安防大會上,地平線發布業內首款嵌入式人工智能抓拍識別攝像機。地平線CMO陸曉明提到,這款攝像機的特長,除了人臉識別技術外,在于利用芯片很好地解決了大規模數據儲存問題。

            “地平線目前進入了十多個城市,在青島高新區還和當地政府展開了智能城市合作。”陸曉明提到。但他也承認,比起傳統安防公司,新興的人工智能公司很難拿下地方城市的單子,“即使技術更更先進,如果當地的安防系統不愿意配合安裝,也很難大規模運用。”

            安防也包含在曠視科技的“智能城市”框架內。這一框架還包括寫字樓的刷臉進出,以及新零售概念下,商超等場景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  今年6月,地平線也與永輝合作,將潛在的線下數據進行挖掘、翻譯和處理,使其真正為提升客戶體驗和優化企業經營服務。

            此外,國內外的手機廠商成為人臉識別公司的必爭之地。

            在早期,曠視科技的Face++開放平臺可以提供人臉識別和圖像識別通用的能力,“2013年美圖秀秀是我們第一個簽單客戶。”付英波提到。這一技術后期可以應用到拍照、直播、短視頻等相關的工具和硬件中。

            商湯也緊隨其后,推出Sense AR特效引擎,可定位并識別主播面部動作、手勢,實現AR特效梅花。

            目前,曠視主要合作方是華為、小米和vivo,而商湯主要服務于OPPO 和vivo。

            vivo甚至選擇兩家公司為不同產品提供解決方案,并借此獲得議價優勢。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曾向媒體提到,vivo旗艦機X20上面的人臉識別技術來自商湯科技,海外市場如印度地區手機應用的人臉解鎖技術是曠視。

            “這種分區域、分品牌的制衡對手機公司而言,可分攤供應商過于集中的風險。”胡柏山稱,但這對于商湯和曠視來說,意味著戰戰兢兢,唯恐落選,拼盡全力。

            CIC灼識咨詢總監董筱磊對全天候科技提到,目前安防、金融、新零售、教育、娛樂等行業都有潛力成為百億級賽道,而醫療、無人駕駛領域是正在興起的賽道,在中國會有較大的落地機會。

            但云從科技創始人周曦則認為,“人工智能可以立刻落地的點不是很多,無人駕駛、醫學等,都是非常好方向,但并不是說今年、明年就能夠有盈利。”

            而對于BAT來說,落地場景則是天然的優勢。

            9月6日,騰訊宣布將優圖實驗室升級為騰訊計算機視覺研發中心,將以計算機視覺為核心,加大研發投入,聚焦“四大方向”和“十大領域”。騰訊副總裁梁柱強調“沒有把誰看做是競爭對手”,“本質上騰訊是一家足夠大的公司,具備很多場景,場景對于AI來說非常重要,無論是優圖還是AI Lab,其指標首先是滿足騰訊的應用場景。”

            在雷鋒網評出的2017年“AI 最佳掘金案例年度榜單”中,螞蟻金服和天貓分別在“AI+金融”和“AI+零售”中位居首位,百度Apollo在“AI+出行”領域位居首位。

            近期,昆仲先后投資了醫療AI領域的垂直項目Scanadu、AR公司凌感科技Usens、擁有柔性顯示、柔性傳感、虛擬現實顯示等多項專利的柔宇科技、自動駕駛激光雷達品牌——速騰聚創。

            “未來幾年,我會更看重專注垂直領域和固定場景的創業公司”昆仲資本合伙人姚海波提到。

            德同資本合伙人陸宏宇也認同這一說法。“如果現在募集一個人工智能的基金,3年內投完,我可能會拒絕。既有扎實技術又具有變現前景的項目太少,盲目投資可能導致難以收回成本。”

            另一大趨勢是,AI獨角獸們也開始了一輪投資與并購,力求從技術公司向平臺升級,擴大場景開發。

            今年8月,影譜科技獲得了D輪13.6億元融資,投資方正是商湯科技。影譜科技是人工智慧在視頻和廣告領域成功商業化的案例,它通過視覺技術對視頻內容進行二次分發,打開內容廣告的增量市場。此前,影譜科技曾獲得德同資本的投資。

            成為國內估值最高的獨角獸后,平臺化是商湯進階的方向。目前,商湯已經公開的投資案例包括51VR、禾連健康、蘇寧體育、影譜科技等7個項目。

            2017年,曠視科技、依圖等獨角獸也成立了投資部。今年4月8日,曠視科技宣布全資收購艾瑞思機器人 (Ares robot),完成第一筆投資的同時,正式進軍智能機器人業務。依圖對外公布了對AI芯片公司ThinkForce、AI生物制藥公司AccutarBio等。

            AI獨角獸們從自己發展到通過投資實現平臺化,背后其實是場景落地的需要。以瑞思機器人為例,曠視可以為機器人所需要的視覺算法,機器人生產研發背后也需要對硬件的穩定性、可靠性有諸多要求,也是對曠視現有算法團隊的補充。同時,這筆交易還可以讓曠視科技獲得了切入倉儲物流自動化市場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慶幸的是,現在,公眾對人工智能的認識度有了大幅提升,人工智能技術已經逐步延伸到用戶生活的各個方面。

            “目前大多數人工智能企業還是B端為主,這意味著過程沒有C端那么快,會是一場持久戰。”姚海波認為,“在人工智能領域,未來不存在明顯的To B和To C的概念。比如說,華為最早做通信設備,今天也在做To C的服務。IBM以前做To C服務,它也可以做To B服務。這意味著人工智能公司的發展速度會有大幅提升。”

            在陸曉明看來,人工智能和互聯網行業有很大區別,不是簡單的營銷傳播,而需要帶著技術“上山下鄉”,深入到行業里提升效率,和行業交織的過程則是緩慢的。但對于人工智能變現,他抱著殷切的希望,“這個交織的過程越復雜,會形成越高的壁壘,收入就越難碰到天花板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我來評幾句
            登錄后評論

            已發表評論數()

            相關站點

            +訂閱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