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pan id="ubbei"></span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ubbei"><dl id="ubbei"><ruby id="ubbei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th id="ubbei"></th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/span>
<span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strike id="ubbei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ubbei"><video id="ubbei"></video></strike>

  • <output id="ubbei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li id="ubbei"><s id="ubbei"><strong id="ubbei"></strong></s></li>
          2. “小鎮”創客不寫PPT

            編者按: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懂懂筆記,作者木子,創業邦經授權轉載。

            2012年,從廣州某都市報辭職的余穎(化名),和老鄉也是同事湊了8萬元一起創立了一家傳媒工作室。而對懂懂筆記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她已經遠離廣州,坐在了一個簡陋的開放式辦公區的角落里。

            2018年底,她回到了家鄉——山東煙臺重新開始創業,在一個舊寫字樓改造的孵化器里,再次與兩位好友揭開了新媒體工作室的創業序幕。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PPT不靠譜,返鄉創業者重新審視自我

            余穎回憶道,和不少沖動創業的年輕創客一樣,2012年的夏天僅僅27歲的她和朋友看到了新媒體+公關服務領域的契機,幾個人、幾萬元就開始了創業歷程。

            因為想迅速擴張,她也找過一些在FA的人脈關系,被教育、引導著開始通過堆砌用戶數據、制造團隊傳奇經歷等方式,希望獲得機構的融資。“每天想著就是第一筆錢到位后,迅速招兵買馬,搬離寒酸的創客空間,盡快在高大上的辦公室里大展身手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一開始,許多創業者都只想融資,盡快能脫離創客的頭銜。”因此,不少項目的盈利模式,設計的初衷也都是為講給資本機構聽,完全沒有考慮是否能夠落地。

            余穎自嘲的說道,如今包括她和伙伴在內,一眾好高騖遠、誓要成為優秀“創業明星”的年輕人,都成了回鄉再創業者。過去的幾年時間里,過于理想化的盈利模式成了一簾幽夢,自己也因為資本熱潮褪去,重新開始思考自身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“說茍且偷生并不過分,如今創業的目標不是要有面子,而是活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2017年初,同樣被朋友“召喚”回浙江嘉善縣老家,組建一個應用開發團隊的李凱衡表示:自己是軟件開發專業畢業,前幾年一直在深圳打拼,也曾在學長的帶領下加入過創業公司(還經歷了兩輪融資),但是后來公司解散,他才萌生了回到家鄉自立門戶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“我感覺,有手藝到哪里都會有機會,但是這一年多來還是備受打擊呀。”盡管嘉善縣位于江、浙、滬交界處,工廠、企業數量并不少,但是實際運作下來,他才發現客戶對于互聯網應用、自建電商平臺的需求并不高。有的公司甚至連官方網站都懶得做,更別提投入開發APP、OA等系統了。

            “即便在三四線城市創業,對資本的助力還是有很大的渴望,我們也是一邊盡力寫PPT找錢,一邊全力掃街拉業務。”李凱衡無奈的告訴懂懂筆記,曾幾何時,小縣城里的創業者們也為了融資、補貼絞盡腦汁寫PPT,費盡心思參加各種路演。他甚至為了在機構面前有面子,陸續認繳了1000萬元注冊資本,將公司名稱抬頭從“嘉善縣”、“嘉興市”改為“浙江省”。以至于每次股權變更、企業轉讓時,都需要承擔一筆不菲的費用。

            “資本也是看數據的,好聽的故事,終究贏不了好看的數據。”缺少市場需求,資本也日趨理性,這兩年三、四線城市成了資本最先拋棄的戰場。

            曾經編撰好的華麗PPT,早就被李凱衡扔到了硬盤的角落里。他為了養活團隊,承接過300元一套的企業電子名片開發任務,甚至為了1000元的企業官網訂單,忍受客戶的冷嘲熱諷。

            他不甘心地說道,創業兩年來,公司幾乎每一年都會經歷一次破產危機,而每次迫使他和股東繼續堅持下去的原因,卻是企業注銷手續繁瑣,公司轉讓的費用高昂。

            “我想明白了,再小的客戶也是上帝,每天靜下心來拜訪客戶,踏踏實實拿每一個訂單。幸運的是,每次遭遇危機都能轉危為安,我相信互聯網的下沉總會給我們帶來機會。”在李凱衡看來,雖然當年打造獨角獸的激情早已不在,但是這些創業經歷也成為了一種寶貴的財富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北上廣創業熱潮后 創業者的下沉思考

            “互聯網企業,逃離北上廣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逃離北上廣,回家創業成熱潮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春節之后,你還選擇回到北上廣嗎?”

            ... ...

            雖然已經是老生常談,但是只要你在搜索引擎上輸入“逃離北上廣”、“遠離一線城市”……總能搜索到大量類似的新聞標題。據發改委2018年7月份所公布的數據顯示,全國返鄉創業的人數,初步統計大體達到740萬。

            同年11月份,網易云聯合IT桔子發布的“2018年全國創業報告”也顯示,全國范圍內已有創業公司超過10萬家。北京、廣東、上海三地以總和67639家的數量占全國超過65%。

            可以這樣理解,有65%創業企業集中在不到1%的省市內,而獨角獸創企更是只集中在北、上、廣、深、杭等五市。近一年來,創業熱潮的冷卻也引發了下沉的趨勢,有不少創業者返鄉創業,重新在三四線城市編織自己的創業夢想,雖然沒有了“獨角獸”的可能性,但是他們在理性和堅持中,也在改變著自己的人生軌跡。

            當然,返鄉創業并非都能一帆風順,在一線城市遇到的問題,在三四線城市一樣會遇到。而在這股下沉創業的大潮中,有人適應了環境,有人卻出現了新的“人生質疑”。更多的創業者也開始思考,低線城市是否蘊含著不一樣的商機?返鄉創業,究竟是另一種投機模式的開始,還是自我價值的回歸?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用低價包圍“大城市”,如何面對“鄙視鏈”

            “費用便宜了,卻不受待見。”

            早在三年前社區團購還未流行的時候,鄭學濤和朋友就已經在粵東建立了一家集衣食住行一體的團購平臺,為區域內商家、用戶提供優惠拼單服務。

            盡管三、四線城市個體商戶眾多,但做生意大多還是憑借著多年積攢下的口碑,并不需要團購活動、宣傳服務。而平臺一開始的客戶,主要來自于一些剛開業的新商戶。

            “第一年忙活下來,合作商戶不足100家,傭金真心養不活整支團隊。”為此,2017年鄭學濤決定在廣深、莞佛等一、二線城市設立分支機構,用農村包圍“城市”的方法,蠶食這部分城市的團購市場。

            憑借著薪資成本、區位成本低的優勢,他一口氣將平臺傭金設置在了3%,比一、二線的很多同行低了不少,并開始發展潛在的合作商家、企業客戶。

            “但業務開始并不順利,除了有信息代差,還有鄙視鏈在作祟。”他告訴懂懂筆記,自家團購平臺的功能層面,遠不如一線同行先進,即便想仿造相應的功能,開發效率也十分低下。

            更古怪的是,一線城市的企業,看不起二線創業者的應用產品,二線城市的企業,看不起三線創業者的小平臺。有時候就連深知創業不易的一、二線城市創業團隊,也在嘲諷三、四線創業團隊的低價服務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也嘗試過包裝企業形象,培訓員工技能,試圖和一線城市的創業者拉近距離。”同樣在拓展一、二線城市業務過程中,寸步難行的,還有江蘇創業者李松壑。

            從事小程序開發的李松壑2018年初離開上海,帶著核心團隊回到鎮江老家再次開始創業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對自己而言,養著低價的鎮江團隊,做著上海的高端生意,其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  一年前,為了讓企業不被客戶“鄙視”,他在上海臨港注冊了一家“殼子”公司。“我們會定期送重要員工到上海、深圳學習先進技術,新鮮的行業案例。”李松壑告訴懂懂筆記,此時他發現“鄙視鏈”雖然沒了,但是“代差”卻依舊存在。

            經過一番仔細探究,李松壑發現了一個問題:三、四線創業團隊,之所以與一、二線創企會產生一種“代差”,原因并非是技術與經驗不足。“是小城市安逸的生活狀態讓團隊沒了壓力,因此喪失了工作的效率,喪失學習新鮮事物的欲望。”

            “工資四千,沒有房貸,房租也便宜,12元三素兩葷的盒飯,還哪有壓力和動力?”他嘆了一口氣說到。

            薪資、租金、運營、生活成本低廉,是三、四線城市創業的優勢,也是不少壓力山大的創業者,選擇“返鄉”的關鍵因素。

            然而,過于低廉的成本也可能是一把雙刃劍。創業者用少量的資金就能實現項目快速起步,卻也讓團隊在安逸的生活中失去狼性和斗志。

            那么,這兩者之間是否可以找到平衡點?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大城小鎮優劣明顯,砥礪前行尋求互補

            “后臺訂單錄入出現問題,哪位同事給優先給處理下?”

            曾勇(化名)是一位85后創客,土生土長的晉江人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回鄉創業已經兩年半了,而去年底到今年春節前,是他和團隊最忙碌的幾個月,伙伴們都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和興奮。

            然而,誰都不會想到就在2018年五月份,這家初創企業差點解散了。是一位老友耐心的勸導以及大膽的轉型建議,將這支年輕團隊從解散的邊緣再次拉了回來。當時,他下決心將公司的主營業務,從軟件開發變為面向傳統企業、應用廠商和游戲公司,提供日常運維支持。

            “在三四線城市,這是一塊很大的市場,而且需要較低的成本預算。”

            曾勇笑著表示,所謂運維外包,指的是企業、廠商將開發完成的應用、系統,或是區域服務器,托付第三方團隊進行日常維護,排除簡單的故障,確保平臺的正常運作。

            “每組團隊可維護多個系統,簡單的故障排除也都能勝任。”曾勇告訴懂懂筆記,目前公司的主要客戶里面,有不少是來自一、二線城市的企業,若建立自有運維團隊勢必成本高企。因此,這些一、二線城市的客戶會將電商、庫存系統、后臺應用、游戲區服等,托付給他們這樣的三、四線創業團隊來維護,在降低成本之余,還能得到專業的技術保障。

            “越來越多的小微創業者,清楚了自身的定位和價值。”在晉江一家大型創業園區,運營經理李鍇告訴懂懂筆記,近一兩年來,園區類似曾勇這樣的創業者并不少。他們在摸索中,逐步找準了自身的定位、用戶的需求,不再好高騖遠,在力求生存的過程中發掘到了力所能及的業務。

            在這些創業者看來,三、四線城市小團隊擁有成本低、靈活度高等優勢,可以與一、二線城市企業的高效率、高技術形成互補。

            “感覺很多創業者沒有前幾年那么心浮氣躁了,目標都比較實際。”李鍇表示,近兩年來,園區內創業企業數目都比較穩定,入駐率穩定在70%-75%之間。平均租期大多超過了15個月,最長的公司已經入駐園區三年了。如今,創企的更替也越來越少,基本見不到“快閃”(即短時間迅速倒閉)的PPT創業團隊。

            在和一些返鄉創業者的交流中,可以感覺到一點:大城市的緊迫感、快節奏,孕育出了不少高效率的互聯網團隊和創業個體,而小城市的低成本、慢節奏,也讓這些創業者成為了小而美的服務商。

            他們很不屑提起所謂的“逃離北上廣”、“逃離后又返回北上廣”、“2019你還會返回北上深嗎”等帶節奏的話題,畢竟無論是離開還是堅守,都是創業者的自由與選擇。只有找到了最適合的創業環境,創業者才能夠發揮優勢,挖掘新的發展機遇。PPT創業毀了不少人,也讓不少人開始真正回歸商業的本質。

            本文(含圖片)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,不代表創業邦立場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問,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  我來評幾句
            登錄后評論

            已發表評論數()

            相關站點

            +訂閱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